Language Switch

English

中文

媒體中心集團動態

大众日报 | 用青春热血浇筑中国制造业科技强国之路

2020年05月04日

  在五四青年節來臨之際,共青團中央、全國青聯共同頒授第24屆“中國青年五四獎章”,表彰青年中的優秀典型和模範代表。濰柴青年科技創新團隊榮獲第24屆“中國青年五四獎章集體”,這也是山東省唯一一支獲此殊榮的常規類青年團隊。

  20多年來,濰柴“心無旁骛攻主業”,始終堅持改革創新發展,在中國乃至世界內燃機行業中占據了重要席位。特別是在發動機關鍵核心技術領域不斷取得突破,先後榮獲“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中國質量獎”等重大獎項,爲我國重型商用車自主創新發展、推動中國制造業轉型升級作出了重要貢獻。

  其中,濰柴青年科技創新團隊作爲一支文化價值觀一致、中高端梯次科學、“招之即來、來之即戰、戰之必勝”的國際化青年科研隊伍,將科技報國作爲畢生信念,在“三高”試驗、電控研發、高端液壓等方面作出了傑出貢獻,用青春和熱血诠釋了當代中國青年的價值追求和崇高使命。

不畏“三高”

爲中國動力攀登世界高峰甘灑青春熱血

  爲了讓發動機能夠在不同環境下自動調整性能,2005年濰柴青年科技創新團隊在行業內率先開展“三高”試驗。“三高”試驗是指在高溫、高原和高寒區域的極端環境下進行發動機的各項性能測試。十幾年來,超過50℃的炙熱酷暑、海拔5200多米的巍巍高原以及零下41℃的冰天雪地,處處都有他們的足迹。

  茫茫戈壁,巍巍昆侖,冰雪兩河。“三高”試驗不僅檢驗著發動機的性能,更檢驗著團隊的意志。爲了縮短與國際先進水平的差距,隊員們無懼惡劣環境,在氧氣稀薄的青藏高原,試驗一做就是十幾個小時,常常忙到淩晨一兩點鍾才休息。

  他們主動將發動機高原試驗從海拔4100米提高到海拔5200米,一次次打破紀錄;爲了測試發動機低溫冷啓動指標,驗證發動機性能,他們總是選擇在一天中最冷的時間來到零下45℃的黑河,爬冰臥雪、迎風戰寒;爲了獲取熱區試驗數據,他們頭頂烈日,把車開到新疆火焰山,冒著82℃的地表溫度,反複進行測試、彙總、分析和整理;爲了能夠得到整車運行的一手數據,他們連夜跟車進行車輛路譜數據采集,分析總結發動機常用工況,根據不同運行工況數據進行發動機系統優化,進一步提高動力性、經濟性和排放性的最佳結合點;有時爲提高試驗效率,他們甚至在高溫、高原、高寒間連續作戰,遭遇過地震、冰雹、強沙塵暴等生與死的嚴酷考驗。他們立志要用自己的青春和熱血,研發出世界上最好的發動機。

  2011年,正在青海格爾木進行高原試驗的豐東旭、于超和趙蒙生3位同志,本來已經完成了所有試驗任務,但晚上回來詳細分析數據時,發現廢氣再循環高原控制的某個工況點還有提升空間,于是他們決定再試一次,再爬高一點,一定要拿回更有價值的實地數據,把這款發動機的高原性能做到最優,但是在試驗途中遭遇意外事故,不幸全部遇難。遇難時,豐東旭、于超年僅28歲,趙蒙生年僅26歲。

  自濰柴青年科技創新團隊開展“三高”試驗以來,共有1000多名青年科研人員參與,累計開展2100多天的特殊環境試驗,行駛裏程達200多萬公裏,先後完成260個發動機品種、幾十萬組數據的采集整理和標定工作,申報各項技術專利90多項,建成全球規模最大、涵蓋機型最多、試驗環境最苛刻的發動機運行數據庫,爲中國內燃機行業打破國際壟斷、超越世界一流作出了重要貢獻。

打破國外技術封鎖

讓發動機擁有“中國芯”

  ECU(電子控制單元)是柴油機的“大腦”,控制柴油機的一舉一動,該技術長期被國外技術巨頭壟斷,是國家亟須突破的一大難題。爲打破受制于人的局面,2008年濰柴青年科技創新團隊受命自主研發ECU,蹚出了一條從無到有的創新之路。

  沒有任何經驗,沒有任何外部技術支持,年輕的隊員們一切從零開始,爭分奪秒、大膽探索,從最基礎的代碼編寫,到軟硬件的集成,再到最終整車系統驗證,形成了完整的、世界一流的開發方法和工具流程。2012年,終于實現中國首款國五高壓共軌電控系統(ECU)批量上市,打破了國外技術封鎖,擁有了名副其實的“中國芯”。

  當團隊正欲再接再厲,發起更大一波技術攻關時,身爲團隊帶頭人的趙中煜博士卻昏倒在了崗位上。重病期間,趙中煜仍然堅持工作、拼搏奉獻,在等待去北京手術的日子裏,他仍照常工作,團隊同事開會討論一個技術難題,他拖著虛弱的身體執意要參加討論,好像只有工作才能讓他忘記病痛。2017年4月18日,趙中煜不幸因病去世,年僅38歲。

  隊員們將悲傷埋在心中,繼續扛起核心技術自主化的重任,砥砺前行。爲確保新配套産品滿足客戶需求,他們在荒無人煙、粉塵彌漫的礦區一待就是3個月,風餐露宿,每天戶外工作12小時以上。在茫茫大海、狹小船艙裏,克服密閉悶熱、風暴顛簸,不分晝夜解決問題。他們以“把自己逼瘋、讓客戶爽”爲座右銘,加班加點、攻堅克難,不斷追趕最新的前沿技術。

  經過多年努力,終于建成了世界一流的電控系統開發平台,具備了世界一流的研發水平和試驗能力。陸續開發了發動機控制器、整車控制器、變速箱控制器、網關控制器等四大控制産品序列,形成全系列重型商用車動力總成控制器産品,主要性能指標優于國際同類産品,助推重型商用車動力總成國內市場占有率達70%,産銷量世界第一。

  同时,为了积极响应国家节能减排要求,潍柴青年科技创新团队率先在国内推出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国六發動機电控系统,打破關鍵零部件一直由国外企业垄断的局面,大大降低了电控發動機的采购成本,为国家和企业创造了巨大的经济和社会效益,助力国家打赢蓝天保卫战。

  在發動機電控領域,濰柴青年科技創新團隊累計獲得授權發明專利200余項、國際專利4項,參與制定國家標准7項、行業標准12項。目前,濰柴自主電控ECU市場配套量超過80萬台,因自主ECU的關鍵核心技術,研發團隊參與的“重型商用車動力總成關鍵技術及應用項目”榮獲2018年度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

推動高端液壓國産化

破解中國裝備制造業“鎖喉之痛”

  高端液压系统是装备制造业的核心部件,长期以来被国外巨头垄断,严重制约我国装备制造业发展。为突破“锁喉之痛”,2012年潍柴并购全球高端液压技术领军者林德液壓,推动高端液压技术在中国落地。

  項目啓動伊始,濰柴就選拔了一批優秀的年輕工程師到德國學習、工作,初到德國便遇到各種難題。德方總認爲濰柴團隊是爲了套取技術,因此合作阻礙重重。爲了消除偏見,以楊國玺爲代表的項目團隊成員針對德方産品設計瓶頸,創造性建立了産品交付三維模型庫,經過100多天夜以繼日的努力,將産品配套方案的設計時間從原來的2個星期縮短爲2小時之內,大大提高了客戶需求響應速度,讓德方刮目相看,徹底贏得了他們的尊重和信任。

  在国产化过程中,潍柴科技工作者克服国产供应商能力不足、国外设备限售、同行恶意竞争等各种难题,越是难过的坎,越能激发斗志。针对国内履带式挖掘机市场的差异化需求,团队成员在开发林德液壓系统时,对德国林德公司的传统产品作了一些调整,特别在20吨级履带式挖掘机主阀铸造工艺上改动较大,受到了德方质疑。

  爲了證明自己的實力,濰柴高端液壓團隊將自主鑄造生産的主閥樣件送到德國做耐久沖擊試驗。按照當前的行業國際標准,該類主閥耐久沖擊試驗的最高沖擊次數是280萬次,而濰柴生産的主閥樣件成功經受住了300萬次考驗,且沒有任何質量問題,德方吃驚地直接叫停了試驗。

  爲盡快實現産品配套應用,團隊成員上工地、下礦井,戰春耕、忙秋收,調試設備、收集數據,全力滿足中國市場産品需求。爲了讓高端液壓在中國落地,他們拼盡全力,不知付出了多少心血和汗水。項目帶頭人楊國玺,2019年突然開始持續發燒,但爲了項目進展,他一拖再拖,最後因病情惡化不幸去世,年僅32歲。

  高端液壓團隊敢于擔當、主動作爲,從駐德溝通學習,到推動國産化落地,再到創新性開發液壓動力總成系統,走出了一條青年團隊勇于挑戰的創新之路,爲全面突破關鍵技術“鎖喉之痛”、助力中國裝備高端化作出巨大貢獻。

  高端液压技术的国产化,改变了国内推土机行业的技术路线,引领了国内静液压推土机的技术方向,将工程机械、农机等高端装备的核心技术牢牢掌握在国人手中。其中,大马力CVT动力总成的成功开发受到国务院领导高度关注,并勉励潍柴“打造面向世界、竞争力强、屹立不倒的质量、品牌和信誉。”“让濰柴動力、让中国装备的动力奔腾不息!”

  濰柴青年科技創新團隊爲了心中熱愛的科技事業,前赴後繼、孜孜以求,用奮鬥擦亮青春的底色,打造了科技創新的齊魯樣板,爲中國裝備制造業注入了奔騰不息的青春力量。在他們身上集中體現了新一代80後、90後青年科技工作者科研報國、奉獻事業的家國情懷。

  2019年,山東省、濰坊市相繼下發《關于向濰柴青年科技創新團隊學習的決定》,掀起學習熱潮,並在濟南、濰坊等地多個企業舉行了事迹報告會,産生了巨大的社會反響。他們的先進事迹激勵著社會各界青年科技工作者只爭朝夕、不負韶華,爲中國早日成爲制造業強國不懈奮鬥。

回到頂部

研發

20000 + 
全球技术研發人员

5+10 
五国十地研發机构

發動機

  • 5,000,000台
  • 22kW-10000kW
  • 2億千瓦
  • 全領域應用 

全球布局

全球中文官網
魯ICP備09087426號 鲁公网安备 37070002001027号 版權所有©濰柴控股集團有限公司 營業執照